一个语言不通的台湾女孩,如何打败会说六种外语的人,在芬兰找到_B好生活_88msc菲律宾申博
主页 > B好生活 >一个语言不通的台湾女孩,如何打败会说六种外语的人,在芬兰找到

一个语言不通的台湾女孩,如何打败会说六种外语的人,在芬兰找到

517℃ 221评论

一个语言不通的台湾女孩,如何打败会说六种外语的人,在芬兰找到

文:凃翠珊

今年夏末,我意外地开始一份新工作,完全在我的想像之外。

工作机会来得突然又难得,也让我原本的生活大翻转,从在家中育儿/写稿的妈妈身份重回职场,同时也让我想起 13 年前初到芬兰时,在对未来工作生涯的徬徨迷惘中,朋友曾给我的那一句话:「其实你只需要一个机会。」

三大门槛,芬兰求职大不易?

那年,我刚随夫定居芬兰,对于未来能否在异乡找到适合的工作,一点把握都没有。

一来,芬兰文出名的难学(据说排在世界难学的语言名单前几名):二来,外国人要找到合乎所学的工作,本来就不容易;三来,在这里容易找工作的外国人,专业领域常与程式设计、IT、或其它语言能力较不重要的行业相关。而离开有特殊专长的领域,当多数芬兰人都能操两三种以上的外语,对于我们这种「社会人文」出身的人来说,很容易就被「比下去」。

当年我正好住在芬兰西部的双语小镇上,芬兰文和瑞典文同为镇上常用语言,移民之间流行着这样的笑话:「等你终于学好芬兰文,去应徵时雇主会告诉你:你还要会说瑞典文。等你终于学好瑞典文,应徵时他们会告诉你:我们已经不需要人了。」虽是笑话,移民们听了都是苦笑。

有一天,我在线上遇见一位丹麦朋友,他的老婆来自北京,在丹麦一毕业就找到符合学经历的行销职位,而且跟「亚洲」并没有直接的关係,我急着向他请益,只记得他告诉我:一来她求学时就很努力的找各种实习机会,二来她丹麦文学得够好,三来,其实就真的只是正好,她遇上了一个机会。

移民总是喜欢听移民的故事,彷彿藉由听他人的故事,就可以为自己的未来,找到一些参考方向。

而我,确实也听说了不少「只要一个机会」的故事。

比方,听说曾有中国女孩在餐馆工作,勤快的服务态度让来用餐的某公司总裁十分欣赏,就直接请去公司工作。故事真假不得而知,然而这种「正好因缘际会的遇上了谁」而找到工作的例子,身边确实是有的,或是正好有「人脉」,就进认识的人介绍的地方工作。然而更常见的,仍是「因为找不到合适工作而改学职缺最多的护理」、或是「直接自己创业或开餐馆」的故事。当年我什幺人脉都没有,只期盼有一天会遇上属于我的机会。

后来,我还真的遇上这幺「一个机会」。

其实,你只需要抓住「一个机会」

那是来芬兰的第二个秋天,芬兰文只来得及学不到一年,以工作来说程度还是不太够,我看到求职网站上一个关于欧盟专案的职缺,大胆地投了履历,没想到竟然被找去面试。

面试进行了数次,第一次由直属老闆面试,第二次,由组织的理事会长与会员一起面试我,此时我被告知,总共将近一百人应徵的职缺,第一轮选了六人,第二轮,剩下我和另一位年轻的芬兰女孩。

以学经历来说,老闆觉得我很合适,然而以语言能力来说,芬兰女孩至少会说五六种以上的语言,相较之下,我的芬兰文程度还不太够,会被刷掉的应该是我。

结果,我竟然被选上,只因为老闆的坚持。

听说她是这幺独排众议的:「另一个女孩,原本就是社会中的优势族群,没有这份工作,她将来还多的是机会。翠珊除了芬兰文能力还不足外,其它条件都符合,既然这是个强调多元文化、提倡移民艺术家与芬兰人合作的专案,不正该给她一个机会吗?我相信她的语言会进步很快,由她来做,可以鼓励更多人,不就是最好的示範?!」就这样,我得到了「一个机会」,也为未来点亮一盏灯。

但有了机会,不代表一切都会就此一帆风顺。

最初的三个月,我听不懂同事之间的芬兰文对话,天天觉得自己在公司里像白痴,会议中常鸭子听雷,太多东西听不懂也无从问起,只好常常把整场会议录下来,回家再重新花几个小时听录音并写会议记录,原本语言能力是我的优点,在芬兰变成「缺点」,每天回家都常哭泣,偷偷希望自己赶快被炒鱿鱼还比较轻鬆。

就这样撑了三个月,发现居然没有人炒我鱿鱼,也发现自己的芬兰文突飞猛进,听不懂的开始听懂了,慢慢找到自己的位置,也有能力用芬兰文工作,只因为有这幺一个机会,而且我撑下去了。

一个机会,开启的是更多扇的门。

总是这幺说的,只要有了第一个芬兰雇主愿意录用你(特别是外国人),接下来的工作机会就容易得多。

后来我因为先生的工作关係,从赫尔辛基搬回乡下只有四万人的小城市,也是幸运的又遇上了「一个机会」,人还没搬过去,已经找到工作。接下来的三年内,全方位地参与了小城市试图更国际化、多元化的过程,我很享受工作,并真心感谢,做为一个移民,也可以有机会如此贴近并参与地方城市的发展。(这是另一个长长的故事,以后再分享)。

就在我觉得如鱼得水之际,因为先生工作的关係,我们又再度南迁,搬到首都附近另一个只有四万人的小城市。我当时刚当了妈,之前的合作伙伴不知我已搬迁,来信邀约新工作,然而居住的城市已距离数百公里之遥,在家带新生儿的我,只好放弃这个原本一定会大力点头的好机会,心中不是没有些许的遗憾。

然而这些经验,毕竟为我建立了「在芬兰一样可以找到合适工作,并从工作中实现自我」的自信,哪怕在家育儿数年,倒也不太担心重回职场的问题,始终相信,只要清楚自己要什幺,机会一定会出现。

话是这幺说,面对萎靡不振的芬兰经济和就业市场,其实信心也开始有些动摇,三不五时查看职缺时更发现,自己有兴趣的工作,常要求芬兰文听说读写都要「精通」(我解读为近乎母语能力),或是「芬兰文瑞典文都要流利」,我开始觉得找「适合」的工作,看来还是不容易。

有一回,难得看到一个跟自己的背景能力符合的工作,投了履历却石沉大海,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,我开始猜想,也许首都地区竞争的人多,反而比小镇困难?我甚至开始沮丧起来,想着自己在芬兰的十三年来,总是非常努力的,一边写作,一边做正职工作,偶尔也有不错的工作际遇。然而却总是因为搬迁,不得不断地放下一切「重新开始」,忍不住觉得辛苦,考虑着是否该重新搬回小镇,回到熟悉的人脉网,也许更有机会?

有一天早上,我很凑巧地看到一个很有兴趣的职缺,但又觉得,这个位置应该轮不到我,但总得一试才对得起自己。没想到,週五投出履历,週一就被通知去面试,一週内就被通知进入第二轮,并且要求我提供一些「推荐人」的联络方式。

每一步都极为重要,每一步都不会白走

当时正值芬兰人夏天放大假的时候,我试着透过脸书,分别联络两个前老闆、前同事、前合作伙伴,没想到,每个人都在几分钟之内回覆答应支持(感谢大家放假时还在看脸书),甚至还有相识超过十年的挪威好友主动愿意帮忙推荐(结果听说我的老闆还真的打国际电话去给她)。

其实在当下,我真心觉得,有没有得到这份工作,已经不重要了。每一个昔日老闆同事的即时支持,都让我感动落泪。「被考虑录用」,已为我带来鼓励和肯定,而这份新工作所看重的能力,正好就是我从十几年前到今天,各种工作经验的总合:我的写作与内容创作、我做的专案工作、参与的地方发展工作、甚至连当妈妈时做的兼职工作,都成为一大助力,和老闆考量的参考。我终于深深体会:「每一步都没有白走,没有哪一步太过渺小」,哪怕在当下,根本不知道这一步将引领我们走向何处。

这个故事正好有一个美好的「结局」:在两轮的面试后,我意外地得到这份新工作。原来,我真的只需要一个机会。不用多,一个就够。

而这个机会,甚至比之前石沉大海的那个工作更好,原来,我们真的不知道等在转角的机会是什幺。

关键永远是,在这「一个机会」之前,曾经走过的每一步。

我永远不会忘记,那十多年前曾每日每夜跟芬兰文奋斗的时光、那上班开会都听不懂还是忍着泪水硬着头皮撑下去的努力、那在四处搬迁之间无论喜不喜欢都得把握每一个机会的奋斗、那每一个正职和兼职的工作、还有那每一个曾经给我机会的「贵人」,让我在「家里蹲」的五年后,还有机会得到一个可以有更多视野和学习、又符合兴趣、适合所长的工作。

当年我曾经羡慕别人有「不用芬兰文」也可以做的工作,现在我真心感谢自己的每一份工作都「必须用芬兰文做」,因为所有的「苦熬」,都带给我更多的、更丰富的果实。

神奇的是,当年移居芬兰之际,原以为学传播的自己,因为语言的「弱势」,根本不可能做相关工作,如今我竟然进了公司的「传播部门」。回顾来时路,我只觉得心中充满感谢,原来每一份工作都用不同的形式,给我不同的「传播」经验,引领我走到了这里。

我的丹麦朋友当年说的是对的,无论前方看来机会多渺茫,其实有时我们需要的,只是「一个机会」,而回头细数,每一步都不会白走。

延伸阅读:

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: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,真的能找到自己吗?
以为欧洲文化就是不加班?其实英国人都在「意想不到」的时间完成工作
法国人来台湾当主管最不适应的事--为什幺没有人跟老闆吵架?

更多换日线好文:

我们的教育,到底哪里出了问题?──从芬兰和台湾的语言学习谈起
「如果你不畏惧失败,何必害怕改变?」──芬兰的教育启示

上一篇: 下一篇: